北京赛车 > 新闻 > 大陆 > 正文

涉案超5600亿,这类犯罪太恶劣了!

有一类经济犯罪,可谓典型的损公肥私、中饱私囊之举,不仅严重干扰国家经济发展的大局,而且严重破坏国家财政基础,还严重损害人民群众的切身利益和公共福利。

这类经济犯罪案发数量多、涉案金额特别巨大——仅2018年8月以来,全国公安机关共立案2.28万起 ,涉案金额高达5619.8亿元,值得关注和警惕!这类经济犯罪,就是涉税犯罪——包括抗税罪、逃避追缴欠税罪、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用于骗取出口退税、抵扣税款发票罪等23种具体类型。

微信图片_20190801094207

发布会现场 满博 摄

7月31日,公安部在京召开新闻发布会,通报公安机关联合税务等部门共同打击整治涉税违法犯罪工作情况。此外,发布会还介绍了很多关于涉税犯罪的知识信息,对我们认识涉税犯罪、辨别涉税犯罪和防范涉税犯罪,都有很大帮助。

四部门联合严打,成效几何?

公安部经济犯罪侦查局局长高峰介绍,近年来,公安部部署全国公安机关进一步加大打击涉税犯罪工作力度,特别是2018年8月以来,公安部会同国家税务总局、人民银行、海关总署共同组织开展为期两年的打击虚开骗税违法犯罪专项行动,取得了显著成效:2018年以来,全国公安机关共立涉税犯罪案件2。28万起,涉案金额5619。8亿元。

国家税务总局稽查局局长郭晓林介绍,2018年8月份以来,在公安、海关、人民银行等部门的大力支持下,税务部门共计查处虚开企业11.54万户,认定虚开发票639.33万份,涉及税额1129.85亿元;查处“假出口”企业2028户,挽回税款损失140.83亿元;已累计将1.04万起虚开骗税案件纳入税收违法“黑名单”并向社会公布,累计向相关部门推送联合惩戒信息17.41万户次。市场监管、银行、海关等多部门依法采取联合惩戒措施,初步遏制了虚开骗税猖獗势头,部分案件高发地区案发率开始下降。

涉税犯罪有何主要特点?

一是重大案件规模惊人。犯罪分子钻法律空子,注册成立或购买空壳公司进行“暴力虚开”增值税发票犯罪,然后迅速走逃转移到其他地区再次作案,累计涉案金额特别巨大。例如,2019年以来,公安部经侦局先后部署查处了安徽合肥900亿虚开大案、广东深圳500亿虚开大案等一大批重大案件。

二是职业犯罪团伙流窜作案。一些重点地区的犯罪分子,按照血缘、地缘关系勾结成职业化的犯罪团伙,大肆跨区域流窜作案,并且有意识地设计犯罪环节、延长犯罪链条,以逃避监管和打击。不同犯罪团伙之间还互相交织配合,有的犯罪分子甚至在网上设立“发票超市、“空壳公司超市”,不同犯罪团伙根据需要来购买并且实施虚开犯罪,呈现出产业化的特征。

三是发案区域领域变化。从地域看,涉税犯罪的发案区域,由东部省份向中西部省份蔓延,已经覆盖了全国所有省份。从领域看,石化领域、贵金属领域、有色金属领域、煤炭领域等行业涉税犯罪尤为突出。

四是与多种经济犯罪复合。许多涉税违法犯罪都要利用地下钱庄转移资金;有的犯罪分子通过虚开虚增公司业绩,以骗取银行贷款或欺诈发行股票、债券;有的犯罪分子利用发票实施贪污、职务侵占等犯罪,涉税犯罪呈现与其他犯罪互相复合的特点。

虚开骗税行为是涉税犯罪“重灾区”

当前,不法分子在高额经济利益驱使下,利用种种手段虚开增值税发票、骗取国家出口退税的现象十分突出。没有实际经营业务只为虚开发票的“假企业”,没有实际出口只为骗取退税的“假出口”,已成涉税犯罪的“重灾区”,主要呈现出以下几个特点:

一是“空壳企业”成为虚开发票攫取非法利益的主要载体对外虚开发票的源头企业,主要是不进行任何经营活动的“空壳企业”。这些“空壳企业”,大多是不法分子通过骗用、租用、借用、盗用他人的身份信息,为实施虚开注册成立的。

二是“暴力虚开”成为虚开团伙大肆违法犯罪的主要方式。所谓“暴力虚开”是指虚开企业甚至不需要编造任何“经营行为”,比如伪造合同、进行虚假资金支付等,而简单粗暴地对外虚开增值税发票。这些企业在短期存续领票开票之后,进行虚假纳税申报或者不进行申报即走逃失联。

三是“走逃失联”成为不法分子逃避打击的主要方法。现阶段,“走逃”已经成为虚开分子逃避打击、所谓的“保护”下游用票企业的一种基本手段。同时,不法分子滥用简化注销程序等服务措施,通过注销逃避检查的现象也非常突出。

四是“配单配票”成为目前骗取出口退税的主要手段。一些不法分子买卖未税或不需要退税的产品出口报关信息,匹配虚开的增值税专用发票,骗取出口退税。有些出口的所谓“产品”并不具有使用价值,纯粹是用来骗税的“道具”,有些产品出口后又回流到国内销售,目的也是为了骗取出口退税。

打击涉税犯罪典型案件

1、安徽合肥“11.19”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案。2018年11月,安徽合肥公安机关根据税务部门移送的线索,摧毁了一个以邱某塔为首的犯罪团伙。经查,自2017年以来,该犯罪团伙纠集财务公司人员,大量注册空壳公司领购发票后大肆对外虚开。经深挖扩线,发现该团伙控制空壳公司1.1万余个,涉案金额达910余亿元。目前,该案还在进一步侦办之中。

2、山东东营“2.07”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案。2018年2月,山东东营公安机关根据公安部下发的线索,锁定了一个以犯罪嫌疑人刘某峰为核心的犯罪团伙。经查,该团伙成员采取“变票”方式,在无实际生产活动的情况下,将化工产品等消费税非应税产品发票变更为成品油等消费税应税产品发票,向全国9个省市100多家企业大肆虚开,涉案金额达300余亿元。2019年1月,东营公安机关开展收网行动,抓获犯罪嫌疑人13名,挽回税款损失4亿余元。

3、上海汪某良团伙危害税收征管秩序案。2018年4月,上海公安机关根据公安部下发的线索,锁定了一个由多个犯罪团伙组成的犯罪网络。经查,汪某良为首的犯罪团伙通过非法手段控制空壳公司;詹某为首的犯罪团伙利用空壳公司进行第一层“洗票”;毛某燕为首的犯罪团伙利用空壳公司“过票”并修改品名;勾某翼为首的犯罪团伙利用空壳公司对外虚开,形成“一条龙”犯罪链条,涉案金额达110余亿元,涉及空壳公司3800余家。2019年1月,上海公安机关组织550名警力,在五地开展同步收网,抓获犯罪嫌疑人73名。

4、浙江金华“12.12”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案。2018年12月,浙江金华市公安局根据税务部门移送的线索,组织专案组开展侦查。经查,2017年5月以来,犯罪嫌疑人咸某山、张某民等人,在多地注册大量空壳公司,通过伪造合同、资金走账回流、“洗票”等方式进行虚开。经深挖扩线,发现该犯罪网络涉及全国2500多家企业,涉案金额达500亿元。2019年5月,专案组开展收网行动,抓获嫌疑人17名,捣毁窝点8处,冻结涉案资金3600余万元。

5、天津“3.06”虚开增值税普通发票案。2019年2月,天津市公安部门根据税务部门移送的线索,成立联合专案组,打掉两个犯罪团伙。经查,该犯罪团伙通过成立10余户空壳劳务派遣服务公司,非法购买、冒用大量自然人身份信息,虚构劳务派遣业务和人力资源外包服务,大肆虚开“劳务费”、“服务费”增值税普通发票,涉案金额达40亿元。2019年4月,专案组开展收网行动,抓捕犯罪嫌疑人8人。

6、河北张家口“5.06”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案。2019年2月,河北张家口公安局根据公安部下发的线索,发现了一个以张某纯、赵某、魏某为首的犯罪团伙。经查,该团伙于2014年以来,控制多家空壳公司,从上游企业购买虚开的增值税专用发票,之后向下游企业大肆虚开并收取开票费,涉案金额达13亿元。5月24日,张家口公安机关开展收网行动抓获犯罪嫌疑人12名,捣毁窝点3处。

7、江苏南京“2.27”骗取出口退税案。2018年10月,江苏省公安厅接到南京海关缉私局移交的线索,组成联合专案组。经过6个月的缜密经营,锁定了以姚某刚为首的犯罪团伙。经查,该团伙利用白银、铼板经简单加工组装成所谓有高技术含量的“溅射靶材组件”并出口至香港,再将白银拆解后就地销售,铼板走私回流境内,大肆骗取出口退税。据统计,该犯罪团伙涉嫌骗取出口退税3.7亿元。2019年5月,专案组组织150名警力开展收网行动,抓获犯罪嫌疑人50余名,当场缴获白银5500余千克、铂金178千克。

8、辽宁“3.21”骗取出口退税案。2019年3月,辽宁公安机关根据税务部门移送线索,成立联合专案组,成功锁定以王某林等人为首的两个骗税犯罪团伙。经查,该团伙在辽宁阜新先后注册成立4家“假出口”生产企业,以皮草类货物虚假报关,并伪造虚假备案单证、虚假资金流,涉嫌骗取出口退税1.5亿元。2019年6月,专案组在北京、天津、黑龙江等地开展统一收网行动,共抓获犯罪嫌疑人11人。

9、广东珠海“涉税会战六号”制售假发票案。2018年11月,广东珠海公安机关接税务部门移送的线索,发现了一个研发非法软件并套打出售假发票的犯罪团伙。经查,该犯罪团伙及网络遍及全国各地,涉案金额达300亿元。2019年5月,在公安部的直接指挥下,全国各涉案地出动500余名警力,抓获犯罪嫌疑人57名,捣毁窝点30个。

10、四川乐山“1.29”虚开增值税发票和伪造出售假发票案。2019年1月,四川乐山公安机关会同税务部门开展联合行动,研判锁定了一个重大犯罪团伙。该犯罪团伙采取注册空壳公司、收购僵尸企业等方式,大肆骗领、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普通发票,涉案金额达7.47亿元。同时,该团伙还通过非法软件套打出售假发票,涉案金额达317亿元。3月,乐山公安机关开展第二波此收网,又抓获犯罪嫌疑人5名。目前该案还正在进一步深挖之中。

来源:人民日报政文

广西快3走势 北京赛车pk10APP网资讯 江苏快三 幸运快三玩法 北京赛车pk10APP 北京赛车pk10APP 北京赛车pk10APP开发 北京赛车pk10APP 江苏快三官网 幸运快三 计划